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其林博客

记录的是故事,没记录的也在故事里

 
 
 

日志

 
 

老陈说事:这个名字的来历有点怪  

2016-03-26 20:53: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都有一个名字。准确地说,名字只是一个符号,阿猫、阿狗的,总得叫一个。生个儿,取名,现在不管那家,也是一件隆重的事。有的还会尊重自己朋友的意见,如有机会认识作家诗人之类的,当然不会放过,蹭上一回智慧。有祠堂的年代,生了个儿取名,是要请族里有名望的人帮忙的,第一按辈分,第二按生辰八字,第三按家庭背景,字是早就有的,按着这些条款,去找,好字轮不到身份卑微的人家。过了家族这一关,自个儿子的名字、生辰八字才能堂堂正正的落在族谱里头。叫阿猫、阿狗的是贱名的,像朱元章那样,从重一、重二到重八重九的,一看就证明了这个家族的生活背景,也进不了祠堂,逃难似乎是这类人几代都不能脱离的生活。你可不能小看他们,中国历史的好几次大变,就是这类人在奄奄一息的时候,突然发力,搞得天都变了颜色。
       鲁迅的大名是家喻户晓的,他取这个笔名据说是为了躲命。我们似乎还能看见鲁迅在那个年代为了逃命弥留在他笔下那些个无奈的呐喊愤怒的沧桑。
       从这些个背景中,为此我想起了我们经历的年代,想起了我自己名字的来由。   
      我的父亲是个教书匠,文革前开始教书,文革中在家当他的生产队队长,文革结束又开始教书。按说,他是个有点子政治意识文笔还行的知识分子。在我的记忆中,他还写诗。写对联更是他的强项,家门前的红白喜事,请他做库房先生,门上贴个喜联挽联的,他总是即兴创作。他养了两个兔崽子,一个千金,都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我是排在最后,母亲嘴里的满伢唧,许是这个原因,只有我的名字不是父亲取的。听说母亲生我兄长快临产时候,与人扯皮,那妇女嘴狠毒,指着即将临盆的母亲肚子骂我母亲会横生倒养,结果生产很顺,年轻的父亲挺过压力之后,有点像诗人一样来了灵感,长叹一口气说,不得人意得天意,这崽伢就叫天意吧,兄长这个名就这样自然天成。我上头那个呢?父亲见生下一千金,红嘟嘟的脸,是个美女坯子,一崽一女,正好如了父亲的意,父亲也来了诗意,那就取名仁求吧!这个仁是人的谐音,又有仁义之君的意思,其意来自于《诗经》上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果说这两个是母亲生出来的,那我就是从母亲肚里蹦出来的。据母亲讲,母亲开始肚子疼,感觉快要生我的时候,祖母去叫接生婆,出门,还只走个小半里路,母亲感觉来尿了,强撑着起来,撒尿,才蹲下,我的头就出来了,差点掉在淤桶里。也许是父亲江郎才尽,也许是我的这个能把人笑死的降生过程没给父亲带来半点激情,到了母亲走满月的时候,我的这个名字父亲还都没有想好。祖母觉得我第一次去外婆家,人家问起连个名字都没有,不好!也来了个即兴创作,这伢唧是七零年生的,就叫七零吧。出奇的是,平时喜欢咬文嚼字,时不时有点诗人模样的父亲,听了这名没说话。母亲就带着我就走满月,我就带着七零这个名字,来到了外婆家。外婆抱着我问起了我的名,母亲如实相告。外婆摸着我的小手,望着我虎头虎脑的,说:这孩子眼睛活,不一般,叫七零,不行,等孩子大了,会怨恨的,还不如叫齐林!外婆是个没进过学堂的人,只知道字音,却没限定齐林是哪两个字。
       从出生到我报名上学的七年里头,关于我的这个名字始终没有父亲的半点声音。我想许是齐这个音的字太多,林字音的字也不少,父亲也没能把这个名字镶好,镶来镶去,也就懒撒了下来。记着我报名时,老师问我“齐林”是写哪两个字时,我被问得一头雾水。父亲在另外的学校,当时没电话,我的启蒙老师,沉思了一会,在报名本上写下了“陈奇林”这几个字。整整七年,我的名字从音到字到这时才有了定格。千万不要误会,因为最小,我们醴陵人称为“满伢唧”,我的童年是在父母亲宠坏中享受过来的。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在学校处事随和,有个好名声,在村里胆小怕事,老用自己一米五几的身高吓唬别人,在家是个暴君,打老婆,打孩子。我哥被他打得出去要过饭,我姐有好几次被打得鼻青脸肿,父亲却从不打我,不管到哪都会把我扛在肩上。寒冬腊月的深夜能把母亲与那两兄妹赶走,睡到外面去,却会把我抱进他的被窝。
        一直到进初中,语文老师见了“陈奇林”这几个字,觉得不尽其意,在我的学习册上,在我的作业本上,都写上了“陈麒麟”这几个字。他的用意就不言而喻了,麒麟送子。
       我正儿八经弄文学,想在文学中走出一条道来,是在二十岁。那个时候,也是我挨父亲打骂的高峰期,父亲的火爆脾气,打起人来,不留半点情面。那时我真是被父亲打骂得没有地方钻,如今想想,也不怪他,那时连我自己都对自己前途充满了担忧。为此,我在床头写下一个大大的“志”字,在书桌前写下“男儿有志在四方”!还写下“男儿何患无妻”!这些足以说明我那时的忧郁心态。
       写稿寄稿,总得落个名,也学起了名家,取了好几个名字。我发的第一个散文是以“无奇”的笔名发的,第一首诗是以“天奇”发的,第一个小说是以“麒麟”发的,第一篇文学评论是以“滗奇”发的。在北师大,邹静之先生在我同学李南面前提过“滗奇”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在北师大,关于诗歌的问题,写了二十几封信给他,为此他要李南带话给我,要我好好写。说起“无奇”,是我寄稿,那是没电脑,落名写的“天奇”,发出来的铅字,写的却是“无奇”。后来,我想是我寄的稿子里把“天奇”的天字那捺写长了一点,编辑就看成无奇了,发的稿子的作者自然成了无奇。
       我出的书与后来所有发的文章,为啥都只出现“陈其林”这个名字了呢?
       不为啥!我二十出头时,请人帮忙办身份证,帮忙的人无意地写下“陈其林”这名。我去了一家杂志社,干起了诗歌编辑。在这栏目的下头要用责任编辑的名字,决定用这个名字就是在这个时候。因为我在《桃花源记》找到了一句“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的话。觉得“其林”这名有根了,也挺有境界的。
        十几年过去了,这名一直没动过了,也常常出现在网络与报刊杂志上。
        自认为,我名字的最终定格远不能同鲁迅相比,他是为民族改名字。也不能与朱元璋的朱重八比,重八太卑微,朱元璋呢?那就更不行了,帝气通天有点吓人,里头还是一个玩命的过程。不过从我名字东家弄一下西家改一下的过程里,能说明一个问题,我所经历的时代,文化与规矩没有定型,有点乱!
       现在的国家表面上看是富了,饿肚子的事只能是我们这一辈人的记忆!蹭饭的没了,即使是蹭,也是朋友间无聊时的游戏。在我的眼里新的问题出来了,离婚的比结婚的还多,离了的不再愿意结婚的也不在少数,为啥,手里有几个钱,免得有人管。性生活也是需要的,就够成了蹭性一族!蹭性的人太多可不是好事,影响其他的家庭,严重时还会影响社会的稳定!几千年的汉文化,法侓是给炎黄子孙们玩的,情是拿来讲究的,两者结合才能让这个民族井然有序的发展。还是老祖宗的东西好哇!要是有祠堂,我的名字也不会东拼西凑的,也不会出现今天那么多的蹭性一族!
  评论这张
 
阅读(16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