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其林博客

记录的是故事,没记录的也在故事里

 
 
 

日志

 
 

我的后花园《谢谢你》后记  

2011-05-30 21:32: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再出本诗集,这个想法有好几年了。

      记着几年前,我提着一部诗歌手写稿,来到了市政府,走进了醴陵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办公室,目的是想这位女市长帮我写个序。我的想法是她是管文化的副市长,对口,加上我这本诗集的销售,也在醴陵市这个圈圈里。没想到的是,她没给我留半点余地的拒绝了,给了我好一阵子的尴尬。不过从这以后,她不管在上海挂职,还是调离醴陵去了株洲,她不仅关心我的文学创作,还关心我所过的日子。当年妻子重病难医,她给了我许多的支持与鼓励。在我最艰难的日子,她一直担心我因此而会失去文学,经常乐意倾听我的文学计划,有时带有鼓动性地让我往文学创作这个方面去想,经常为我的生存出谋策划。在我的心里,她不是一位市长,而是我生活中一位不可缺少的朋友,在那时她是唯一经常鼓励我写诗别放弃文学的人。缘于对她的感激,除了为她写几首诗,我还能做什么呢!没想到,这几首诗发表之后,却被一些无聊的人当做了资本,在网上写了些攻击我诽谤我的文字。这事在我们醴陵闹得很热烈,据说还有人把这段文字全文抄录在手机上,在卡厅里传播。不仅在醴陵,一直到现在,我都会偶尔接到来自北京、安徽、福建、山西等地方一些文朋诗友安慰关心的电话。在这最无奈最伤心的时候,这些文友的关心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有的确实让我感动了一把。这事往深里想,说好听点,我是个写诗的,往坏里说,我只是个无职业的游民,对我的伤害最深也只能伤心,而不能伤本。关键是这种东西的出现,伤了关心我的朋友。正如北京一位作家所说:诗歌艰难,坚持写诗本身就不易,你们醴陵咋有这么缺德的人,兄弟呀,你在醴陵活得不幸福。

        北京作家误解了,其实我们醴陵的文学热情高涨,从这事就可以看出来。我坚持写诗已过二十年,是个能把诗溶进生活细节的人。坚持“艺术来自生活”,小说如此,诗歌也如此。那种为点殊荣,用几个文字随便一拼,胡说八道,目的只是为了让人家看不懂,见到这种诗,特别是这种诗人,无奈之下,我只能是躲而不理。

在我这二十多年诗歌跋涉中,妻子是有心却无力支持我的人。我的脑海,在我对某件事无法抉择时,印象最深的是她望着我露出那双疲惫无奈的眼睛。在她身上我真实的领悟“女人无才便是德”,这句真正的屁话。一个国家不易,一个家也不易,凭着妻子那份单纯与朴实,凭着我对诗的那份热情与诚恳,我俩紧紧相依,艰难中,把一个家牢固的建立了起来,并且有模有样的向前、向前。

        在我诗歌的世界,我一直羡慕勃洛克。他为俄罗斯的女性,为他的情人们,写了一辈子的诗,在世界诗坛也立起了一座后人无法超越的高峰,也因此成就了他世界文化名人的称呼。或者说,这么多年诗歌生活中,我生活的世界与我诗歌的世界走成了两个地方。从这更能看出,汉文化在新诗里是不能像外国诗歌那样自由,越写你的内心封的越紧,越想开放你就越成为异类。我认为,中国普遍的圣人心态,对待诗歌对待诗人远没有外国那么平静。中国人对待诗不能平静的原因,我认为还有唐诗。在我们的印象中,唐代诗人所过的是那种圣人的日子,远离了真实生活。我能坚持写诗除了一些朋友的鼓励之外,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在我的这个世界生存,挤来挤去,就只剩下文字能让我糊口,能让我们一家人吃饱饭。帮政府部门帮企业弄完其他文字方面的东西之余,写几个诗,就好像是我在酒席上偶尔吃上的一碟开味小菜。离开这碟小菜,影响食欲,影响身体,影响我整个事业的进程。

        总的看来,我生活的世界,在近几年,过得还上紧凑。几个月前,太原作家王丰来看我,亲眼见我所过的生活,他说:其林,看来你在醴陵过得蛮滋润的嘛!我的回答是,如果你早几年来,我肯定躲了,因为没钱接待你。

        我的诗歌世界呢?

        其实我的诗歌世界与我生活的世界是两个地方,却又紧紧相拥,为了把生活与诗歌连在一起,我付出了极大地努力。在我的周围,根本就没人相信我是个在外没有情人的诗人,有我的情诗在,我面对这种情况,我的辩白显现的是那么的无力,没法子,也无可奈何。难怪牛汉说:锁在抽屉里的才是真正的情诗。从这点更能看出,封闭的中国是不可能像外国一样敞开心境过日子。

        在醴陵,在湖南,在全国熟知我的作家诗人都知道,在我的诗歌世界,有个我爱得疯狂爱得无奈的女人,他们大都是从我的诗里领悟出来的。曾多次有朋友亲口询问过,连现任我们醴陵市委宣传部的部长丁奇志都同我开过这类的玩笑。有个晚上,在北京与几位诗人、作家聚在一起,几碟小菜,一杯小酒,我们随意地就开始朗诵各自近期创作的诗歌。无意间谈起了我的情诗,说我的情诗里有个令我痴迷的女人,还说这女人可以肯定不是我的老婆,要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搞得我只好打山西一位作家朋友的长途电话求救,帮我解释。写诗不易,写情诗更要有牺牲精神。也许西方那块土地自由开放一些,而在有着几千年文化的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规矩满地都是,有老婆,有孩子,还那么直白的去写情诗,诗人作家理解你但不会赞同你,老百姓更是会把你当作西门庆。我还要求救什么解释什么呢?

       早在十三年前,当了一辈子教书匠的父亲不幸去世。一个负债的家,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一把扔在我这个还在疯狂写诗的诗人肩上。因为父亲的过早去世,当时醴陵市又在大力抓殡葬改革,为了能让父亲的遗体顺利火化,当时醴陵市教育局抛给我们一个美丽的糖饼,说我能顶替父亲去教书,因此我走上了讲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没想到的是,几年后,我的编制不见了,经过几年的奔走,仔细一看,我的这个编制问题成了一个永难说清的历史迷案。为此,我看清一个事实,在权谋面前,诗人是那么天真,诗歌是那么单纯,政治权力多么伟大。不过,在校园,我结交了一位让我写了不少情诗的女子。

        那年,我与她在那个乡村校园,教一个班,同起同落,朝夕相随。上课,都是她上课我坐在教室后面听,我上课她坐在教室后面备课批改作业。那段时光,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我也为她每天写一首诗。没半年,为了不影响家庭与我与她共同教书这个事业,我请求调离了那所学校。在这十几年里,我们很难见面。我从一些朋友处获知,她也离开了那所乡村小学,调到了城里,后来听说她结婚了,没多久离了,给朋友们的感觉,她在城里变了,经常出没酒家舞厅这些场所。我在这时才与她见面,没几个月她又结婚了,从此我与她没有联系。就在去年,我才与她再次相见。我们第三次在茶座见面,她才告诉我,她又离婚了。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我反复追问了好几次,才从她的脸上找到肯定的答案。这事让我迷糊了好一段时日,什么原因呢?是不是人家所说“命”?是不是我当年我的诗歌害了她?为此,我负疚地在她身上寻找答案。慢慢地,我发现,她再也不是从前的她了,物欲很重。认为每个人都在玩弄世界,她的这种认为已经溶到骨头里了,自保意识特别强烈地肩负着一家子的生活,挺苦的,她便把自己的苦,指望能在脆弱的爱情身上得到解脱,又担心人家玩弄。缘于此,我发觉她的神经有时比我这写诗的还敏感。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改变她,她呢,顽强得如一块石头。上个月,我决定放弃。我的放弃,她也没给我留半点余地。也许我与她今后再也不能那样诚心相待了,是我的失败,也是她的失败,更是诗歌在都往“钱”冲的社会里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有力证明,或者说她这种生活方式是对的。与她的这几个月接触中,让我经常想起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人生背后必然都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后花园亦草亦花全由生活播种,如果繁花似锦那是生活的积淀,如果杂草丛生,那不得不让我想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的后花园呢?那是诗歌与生活相拥,又离生活很远的一个世界,为此,我痛苦,我忧伤,我写诗…….

我的后花园《谢谢你》后记 - 作家陈 - 作家陈其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